博伽梵歌

2021-11-13 03:12 分类:凯时人生就是博首页 来源:admin

  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博伽梵歌》是2007年7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图书。该书记述的是一直以神线年前的事,在古印度的一场大战前,奎师那(Krishna,旧称为黑天,也译为克里希纳)和阿周那(Arjuna)在战场上的一场对话。其中记载了奎师那的教导,他告诉阿尔诸那如何解决他所面临的危机。

  这部在印度家喻户晓的经典,是五千年前用梵文写成的一部印度经典,是在印度的神圣典籍中,被世上最多的人阅读过的典籍。此诗原为大史诗《摩诃婆罗多》(Maha bharata)第六篇中的一首长篇颂歌。著名的商羯罗大师曾为此作过注释。《博伽梵歌》一直流传甚广,广为颂读。

  《博伽梵歌》是第一部专门记载瑜伽的文献,解释了人、自然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一本对现代生活充满启迪的古老经典。五千多年过去了。奎师那的话语所包含的智慧曾给予千百万人战胜各种问题的力量,不管问题是大是小,是物质的还是灵性的。奎师那能够预见到未来岁月人们所碰到的问题。在当今世界上,人们都面临着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种压力,而奎师那对工作艺术的教导会使现代人战胜这些压力。其中所述及的主题与离欲解脱的方法,成为全印度人的福音书与座右铭,至今仍是印度人的经典。《博伽梵歌》讲述无限宇宙与流幻人生的终极真谛,使人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中能获得心灵的宁静,以重拾在纷繁琐乱的世事中抉择的勇气,它可帮助现代人战胜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种压力。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在家庭中,博伽梵歌涵盖一切的教诲是使人们思想明确、心灵平静的必由之路,也是修习瑜伽的人必读的一本书。这本书是伴随甘地一生的一本书。

  被大量出版和广为阅读的《博伽梵歌》(Bhagavad-gītā),原本是讲述世界古史的梵文史诗《玛哈巴茹阿特》(Mahābhārata《摩诃婆罗多》)中的一段对话。《玛哈巴茹阿特》敍述的事件导致了现在的喀历(Kali铁器)年代(争斗时代)。在这个年代的开始——大约五千年前,主奎师那(Krishṇa)向他的奉献者兼朋友(Arjuna阿周那)讲述了《博伽梵歌》。

  他们的对话——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宗教和哲学对话之一,是在战争即将开始前进行的。这场自相残杀的大战,发生在兑塔瓦施陀(旧译:持国 Dhṛtarāṣṭra)的一百个儿子和他们的堂兄弟潘达瓦(Pānḍava )——潘杜(Pāṇḍu旧译:般度)的儿子之间。

  潘杜(般度)英年早逝,兑塔瓦施陀(持国)便暂时成了国王,而潘杜的五个儿子,尤帝士提尔(Yudhiṣṭhira)、彼玛(Bhīma)、阿尔诸纳(阿周那)、纳库拉(Nakula)和萨哈戴瓦(Sahadeva),就归兑塔瓦施陀照管。这样,兑塔瓦施陀的儿子和潘杜的儿子就同在一个王室里长大成人。他们一起在经验丰富的朵纳(Droṇa旧译:德鲁纳)那里接受军事本领的培训,一起由倍受尊敬的家族祖父彼士玛(Bhīṣma 旧译:毗湿摩)加以管教。

  但是,兑塔瓦施陀的儿子们,尤其是长子杜尤丹(Duryodhana 旧译:难敌),却嫉妒、憎恨潘达瓦兄弟。同时,双目失明、智力低下的兑塔瓦施陀也想让自己的儿子,而不是潘杜的儿子,继承王位。

  为此,杜尤丹在兑塔瓦施陀同意的情况下,密谋杀害潘杜年轻的儿子们。在叔父维杜茹阿(Vidura)和表兄弟——主奎师那小心翼翼的保护下,潘达瓦兄弟才一次又一次地转危为安,死里逃生。

  主奎师那不是普通的人,而是至尊首神。他降临地球,扮演那个时代中另一个王朝的王子。在那个角色中,奎师那还是潘杜之妻琨缇(Kuntī 旧译:贡蒂)——潘达瓦兄弟之母的外甥。所以,作为亲戚,也作为正法永恒的维护者,奎师那支持并保护潘杜正直的儿子们。

  但是,狡猾的杜尤丹(被般度五子和奎师那称为舅舅(妈妈洗))最终向潘达瓦兄弟提出了进行赌博比赛的挑战。在那场灾难性的比赛中,杜尤丹和他的兄弟们赢得了潘达瓦兄弟忠贞的妻子朵帕蒂(Draupadī 旧译:黑公主,德罗帕蒂),并企图在所有聚集在现场的国王和王子面前剥光她的衣服,侮辱她。尽管奎师那用神力将黑公主给他包扎伤口的布条变为无尽救纱丽救了她,但这场预先做了手脚的赌赛却骗走了属于潘达瓦兄弟的王位,使他们过了十三年的流亡生活。

  流亡归来后,潘达瓦兄弟正当地要求杜尤丹把王国还给他们,却遭到他断然的拒绝。从事社会管理是王子责无旁贷的义务,潘达瓦五兄弟于是把他们的要求减少到仅仅归还五个村庄。但是,杜尤丹狂妄地回答说,他连立锥之地都不会给他们。

  对所发生的一切,潘达瓦兄弟始终都保持克制、忍让的态度。但现在看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了。

  世界各国的王子们分成两派,一派支持兑塔瓦施陀(持国)的百子,另一派支持潘达瓦兄弟(般度五子)。奎师那亲自担任潘达瓦兄弟的使者,到兑塔瓦施陀的宫庭去进行和平谈判。当他的请求遭到拒绝时,战争已成定局。

  具有最高道德水平的潘达瓦兄弟明白奎师那就是至尊人格首神,但兑塔瓦施陀不虔诚的儿子们却不知道。然而,奎师那仍然表示愿意按敌对双方的愿望介入战争。作为神,他将不亲自作战。但是,如果哪一方特别希望增加力量,就可以利用奎师那的军队,而另一方可以有奎师那本人当他们的军师和助手。在政治天才杜尤丹设法得到奎师那军队的同时,潘达瓦兄弟热切地请到了奎师那本人。

  这样,奎师那成了阿尔诸纳(阿周那)的战车御者,亲自驾驭这位传奇弓箭手的战车。这把我们带到《博伽梵歌》的一开始:两军列队,准备战斗;兑塔瓦施陀焦急地询问大臣桑佳亚(Sañjaya 旧译:全胜) ,“他们做了什么?

  常规型译者在将《博伽梵歌》翻译成英文时,总把奎师那挤到一边,留出空间以谈论自己的观点和哲学。《玛哈巴茹阿特》所记的历史被当作离奇的神话,而奎师那则成了一些无名天才表达想象用的写作手法,或者最多是一位次要的历史人物。

  但是,据《博伽梵歌》自己的说法:奎师那既是《博伽梵歌》的目标,也是它的实质。

  因此,此次的翻译和附带的评注,是要把读者引向奎师那而不是离开他。《博伽梵歌原意》因而成为一个和谐,便于理解的整体。奎师那是《博伽梵歌》的讲述者和终极目标,而这个翻译版本忠实地再现了这一切,因此真正体现了这部伟大经典的原意。

  我出生在最黑暗的愚昧状态中,是我的灵性导师用知识的火炬照亮了我眼前的一切。我虔敬地顶拜他。

  为满足主柴坦亚(Caitanya)的愿望而在这个物质世界中建立了传教使命的圣茹帕-哥斯瓦米-帕布帕德(Śrīla Rūpa Gosvāmī Prabhupāda),何时让我托庇在他的莲花足下啊?

  我虔敬地顶拜我灵性导师和全体外士纳瓦(Vaiṣṇavas)的莲花足。我虔敬地顶拜圣茹帕-哥斯瓦米的莲花足,虔敬地顶拜他的长兄萨纳坦-哥斯瓦米(Sanātana Gosvāmī),以及茹阿古纳特-达斯(Raghunātha Dāsa)、茹阿古纳特-巴塔(Raghunātha Bhaṭṭa)、哥帕勒-巴塔(Gopāla Bhaṭṭa)和圣吉瓦-哥斯瓦米(Śrīla Jīva Gosvāmī)。我虔敬地顶拜主奎师那-柴坦亚(Kṛṣṇa Caitanya)、主尼提阿南达(Nityānanda),顶拜与他们在一起的阿兑塔-阿查尔亚(Advaita ācārya)、嘎达达尔(Gadādhara)、施瑞瓦斯(Śrīvāsa)和其它同伴。我虔敬地顶拜圣茹阿妲茹阿妮(Śrīmatī Rādhārāṇī )和圣奎师那(Śrī Kṛṣṇa),以及他们的同伴圣拉丽塔(Śrī Lalitā) 和维莎卡(Viśākhā)。

  我亲爱的奎师那啊!您是苦恼者的朋友,创造的泉源。您是牧牛姑娘(gopīs)的主人、茹阿妲茹阿妮的爱侣。我虔敬地顶拜您。

  我向茹阿妲茹阿妮致敬。您的肤色恰似熔化的黄金的颜色,您是温达文(Vṛṣabhānu)的皇后,您是维沙巴努(Vṛṣabhānu)王的女儿。主奎师那非常喜爱您。

  我虔敬地顶拜至尊主的外士纳瓦奉献者。他们好比如愿树,能满足每个人的愿望,对堕落的灵魂满怀怜悯。

  我顶拜圣奎师那-柴坦亚、帕布·尼提阿南达、圣阿兑塔、嘎达达尔、施瑞瓦斯,以及奉爱传承中所有其它的人。

  哈瑞-奎师那 哈瑞-奎师那奎师那-奎师那 哈瑞-哈瑞哈瑞-茹阿玛 哈瑞-茹阿玛 茹阿玛-茹阿玛 哈瑞-哈瑞

  《博伽梵歌》(Bhagavad-gītā)又称《博伽梵歌奥义书》(Gītopaniṣad),是所有的韦达(Veda)文献中最重要的奥义书(Upaniṣad),是韦达知识的精华。当然,英文版的《博伽梵歌》评注已经有很多,人们也许会对是否还需要另一个版本感到怀疑。对此,我可以就现在这个版本给予如下的说明。最近,有一位美国女士请我给她推荐一本英译本《博伽梵歌》。诚然,美国已经有许多现成的《博伽梵歌》英译本了,但就我所看到的,严格地说:不仅是美国,就连印度在内,没有一个版本具有权威性。原因是:几乎每一个翻译并评注它们的人都只发表个人的见解,而不如实地触及《博伽梵歌》的精神。

  《博伽梵歌》本身谈到了《博伽梵歌》的精神。就好比这样:我们如果要服用某种药,就必须遵照此药标签上的说明服用;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地服用或按朋友的指导服用,必须按标签上的指示或大夫给的医嘱服用。同样道理,必须按讲述者本人给的指示接受《博伽梵歌》。《博伽梵歌》的讲述者是圣主奎师那。《博伽梵歌》的每一页上都说,他是至尊人格首神——巴嘎万(Bhagavān)。梵文“巴嘎万一词当然有时指任何强有力的人或半神人,但在此却明确是指伟大的人物——圣主奎师那。然而,我们同时应该明白,圣主奎师那是至尊人格首神。商卡尔阿查尔亚(Śańkarācārya)、茹阿玛努佳查尔亚(Rāmānujācārya)、玛德瓦查尔亚(Madhvācārya)、宁巴尔卡-斯瓦米(Nimbārka Svāmī,)、圣柴坦亚-玛哈帕布(Śrī Caitanya Mahāprabhu)等所有伟大的灵性导师(ācārya)及印度许多其它韦达知识的权威,都确认这一点。在《博伽梵歌》中,至尊主本人也证实他自己就是至尊人格首神。《布茹阿玛-萨密塔》(Brahma-sa?hitā)和所有的往世书(Purāṇas),尤其是称为《博伽梵往世书》(Bhāgavata Purāṇa)的《圣典博伽瓦谭》(Śrīmad-Bhāgavatam),都公认他是至尊人格首神(kṛṣṇas tu bhagavān svayam)。因此,我们应该按人格首神本人的指导接受《博伽梵歌》原有的含义。至尊主在《博伽梵歌》第4章的第1-3节诗中说:

  在此,至尊主告诉阿尔诸纳(Arjuna):他先给太阳神讲述了这套瑜伽(yoga)知识——《博伽梵歌》,太阳神把它讲给玛努(Manu)听,玛努又给依克施瓦库(Ikṣvāku)讲解。这门瑜伽体系就这样通过师徒传承,一代一代往下传。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它失传了。因此,至尊主必须重新宣讲,而这一次是在库茹柴陀(Kurukṣetra)战场上给阿尔诸纳讲解。

  奎师那告诉阿尔诸纳。他之所以给他讲述这至高无上的秘密,是因为他是他的奉献者和朋友。这说明《博伽梵歌》是一部专为至尊主的奉献者阐述的著作。超然主义者分三种,分别称为非人格神主义者(jñānī),瑜伽师(yogī)——冥想者,以及奉献者(bhakta)。至尊主在这里清楚地告诉阿尔诸纳:由于旧的师徒传承(paramparā)中断了,他要让阿尔诸纳当新传承中的第一位信息接收人。因此,至尊主的愿望是:建立另一个师徒传承,接上从太阳神那里传下的师徒传承,让阿尔诸纳重新传播他的教导。他想要阿尔诸纳成为理解《博伽梵歌》的权威。所以我们看到:《博伽梵歌》特别针对阿尔诸纳进行了指导,因为阿尔诸纳既是奎师那的奉献者,又是他直接的学生和亲密的朋友。因此,质量与阿尔诸纳相似的人最能理解《博伽梵歌》。换句话说,这个人必须是与至尊主有直接关系的奉献者。人一旦成为至尊主的奉献者,也就与至尊主有了直接的关系。那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主题,但可以把它简化来加以说明,即:一个奉献者与至尊人格首神有以下五种关系中的一种关系:

  阿尔诸纳与至尊主的关系是朋友的关系。这种友谊自然与物质世界里见到的友谊有天壤之别。这种超然的友谊并非每个人都能有。当然,每个人都与至尊主有一个特定的关系,而通过做完美的奉爱服务可以使人回忆起这种关系。但是,我们在目前的生存状态中不光是忘了至尊主,而且还忘了我们与他的永恒关系。生物多得数不胜数,但每一个生物都与至尊主有一种永恒的特定关系。这称为斯瓦茹帕(svarūpa),而做奉爱服务可以恢复一个人的斯瓦茹帕。生物恢复了原本地位的那个完美阶段称为斯瓦茹帕-希迪(svarūpa-siddhi)。阿尔诸纳是奉献者,他与至尊主以朋友的关系交往。

  应该留意阿尔诸纳是怎样接受《博伽梵歌》的。《博伽梵歌》第10章的第12-14节诗介绍了他的接受态度:

  “阿尔诸纳说:您是至尊人格首神,终极的住所,至纯至粹者,绝对的真理。您是永恒、超然的第一个人。您不经出生就存在,最伟大。所有像纳茹阿达(Nārada)、阿西塔(Asita)、戴瓦拉(Devala)和维亚萨(Vyāsa)那样伟大的圣人,都确认了有关您的这一真理,而您现在又亲自对我说明。奎师那啊!我把您告诉我的一切都当作真理来接受。至尊主啊!不管是半神人还是恶魔,都理解不了您的人格性。

  阿尔诸纳从至尊人格首神那里聆听了《博伽梵歌》后,承认奎师那是至尊梵(para? brahma)。所有的生物都是梵,但至尊生物——至尊人格首神,是至尊梵。阿尔诸纳说,他是万事万物至高无上的安息地或住所;他纯粹,不受物质的污染(pavitram);他是至高无上的享乐者(puruṣam);他原始(śāśvatam)、超然(divyam),是至尊人格首神(ādi-devam);他不经出生就存在(ajam),最伟大(vibhum)。

  现在,也许有人会想:奎师那是阿尔诸纳的朋友,因此阿尔诸纳为讨好他就这样奉承他。但是,阿尔诸纳为了打消《博伽梵歌》读者心中的这种疑惑,在下一节诗中证实他的这些颂扬说:不仅他本人,还有像纳茹阿达、阿西塔、戴瓦拉和维亚萨那样的权威,都承认奎师那是至尊人格首神。所有的灵性导师都承认这些传播韦达知识的伟大人物是权威。正因为如此,阿尔诸纳承认奎师那说的一切都尽善尽美。他告诉奎师那:“我把您告诉我的一切都当作真理来接受(Sarvam etad ṛta? manye)。阿尔诸纳还说:至尊主的人格性很难被理解,就连伟大的半神人也不了解他。这意思是,就连比人类高级的人物都理解不了至尊主。所以,不成为至尊主的奉献者的普通人,怎能理解圣主奎师那呢?

  因此,应该以奉爱的精神学习《博伽梵歌》。既不该以为自己平等于奎师那,也不该认为奎师那是一个普通的人物或最多是个伟大的人物。圣主奎师那是至尊人格首神。因此,按《博伽梵歌》的声明或阿尔诸纳的声明,那些试图理解《博伽梵歌》的人,至少应该在理论上承认圣奎师那是至尊人格首神。有这种恭顺态度的人能理解《博伽梵歌》。除非以恭顺的态度读《博伽梵歌》,否则很难理解它,因为它是一部极神秘的著作。

  《博伽梵歌》究竟是什么样的著作呢?《博伽梵歌》的目的是,把人类从物质生存的无知中解救出来。正如阿尔诸纳陷入不得不在库茹柴陀战场上作战的困境一样,每个人都陷在不同的困境中。阿尔诸纳投靠、服从圣奎师那,奎师那于是便讲述了这部《博伽梵歌》。不仅仅是阿尔诸纳,我们每个人都因物质的生存而充满焦虑。我们真实的存在被裹在不真实的存在中。事实上,我们本不该受不真实存在的威胁。我们的存在是永恒的。但不知怎地,我们被放进了阿萨特(asat)中。梵文“阿萨特是指不存在的事物

  事实上,在如此众多受苦的人当中,只有极少数人询问自己的情况。例如:自己是什么,为何被置于这样的困境中,等等。人除非意识到这种处境并询问他受苦的原因,除非觉悟到自己不想受苦而想找到解除一切痛苦的办法,否则不算是完美的人。只有当人心中意识到要询问这类问题时,他才算是人。《布茹阿玛经》(Brahma-sūtra)把这种询问称为布茹阿玛·吉格亚萨(brahma jijñāsā)。现在应该询问有关至尊真理的知识(Athāto brahma jijñāsā)。除非人询问有关绝对的本质,否则他的一切活动都被认为是失败的。因此,谁开始询问自己为什么受苦?从哪里来?死后到哪里去?谁就是学习理解《博伽梵歌》的合适人选。真诚的学生还应该非常尊敬至尊人格首神,而阿尔诸纳就是这样的学生。

  当人类忘记人生的真正目的时,主奎师那便特意降临世间,以重新确立这个目的。在许许多多觉醒的人当中,即使只有一个人真正有心了解自己的地位,这部《博伽梵歌》就是为他讲解的。事实上,我们都被无知的猛兽所吞噬,但至尊主对众生,尤其是人类,特别仁慈。为此,他讲述了《博伽梵歌》,使他的朋友阿尔诸纳成为他的学生。作为至尊主奎师那的同伴,阿尔诸纳超越一切愚昧无知,但却在库茹柴陀战场上被置于无知的状态中,以便询问主奎师那有关生存的问题。这样,至尊主便可以为了人类后代的利益解释这些问题,提纲挈领地介绍对人生的规划,使人能照此行事,完成人生的使命。

  《博伽梵歌》阐释了五项基本原理。《博伽梵歌》首先阐释了神的科学,然后解释了生物(jīvas)的原本地位。有至尊控制者——伊士瓦尔(īśvara),也有生物,生物是受控制的。如果哪个生物说他不受控制,是自由的,那他就是个疯子。生物处处受控制,在他受制约的生活中最起码如此。《博伽梵歌》还谈论了物质自然(Prakṛti),时间(整个宇宙或物质自然展示的寿命)和业报(karma)。宇宙展示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及报应。众生都在从事不同的活动。我们必须从《博伽梵歌》中学习神是什么;生物是什么;物质自然是什么;宇宙展示是什么,它是怎样受时间控制的;生物的业报是什么。